写给临沂市委书记王安德:政府联合盗矿者害我倾家荡产,谁替我做主

尊敬的王书记,我叫张淑娟,是山东省日照市旭日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旭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1年,我合法承包的矿山被临沂市蒙阴县坦埠镇人民政府无偿赠给了非法采矿人包培生,
li8i9ue

  尊敬的王书记,我叫张淑娟,是山东省日照市旭日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旭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1年,我合法承包的矿山被临沂市蒙阴县坦埠镇人民政府无偿赠给了非法采矿人包培生,致使我损失惨重,倾家荡产。多年来,我四处奔走维权,上访近150次,该去的部门都去了,而始终无果。走投无路之际,我想到了中国共产党,想到了王书记。我知道,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彻底解决老百姓的“伤心事,烦心事,揪心事”。以下是我对政府和非法采矿罪犯的控诉,证据确凿,事实清楚,跪请王书记为弱女子做主。

  被招商与坦埠镇人民政府签订合法协议

  2004年2月,在蒙阴县招商引资的环境下,我来到坦埠镇东河南村投资石灰石矿开采石灰石。28日,同蒙阴县坦埠镇东河南村村民委员会签署了荒山承包《合同书》,承包期为30年,4月1日,同蒙阴县坦埠镇人民政府签署了《石灰石开采协议》,开采期限为30年。2005年7月12日,我办齐了各种证件,包括采矿许可证等,注册成立了旭日公司,正式开始了生产经营。谁能想到,我悲惨的命运自此已经埋下了种子。

(我公司与坦埠镇人民政府签订的相关协议 图 )

  遭迫害倾家荡产,谁为弱女子做主

  2009年4月,因政府修桥企业暂停生产,矿区无人看守。2011年9月13日,我准备复产,到矿区看到包培生(非法采矿犯)手下十几人有恃无恐的强行安装大型鄂式破碎机,现场的人说是镇政府让干的,我到镇政府,当时的书记孙令杰说你的矿被无偿收回赠给日钢,而实际上却是非法采矿犯包培生一直强占着。后经了解2011年初,孙令杰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将我公司依法承包的矿区签字赠送给包培生,根本没有征求我的任何意见,更不顾给我们企业造成的巨大损失。

  孙令杰书记,你就是把我承包的矿山无偿赠给日钢公司,或者包培生,你也应该通知我一声吧?让我好有准备,让我把有关设备及开采出来还没有出卖的矿石给拉走吧?孙令杰书记,你知道我的损失有多大吗?你不觉得自己任意妄为了吗?孙令杰书记,若干年后,你是否会想到,由于你的无偿赠送,你害的我家破人亡,我的父母因为此事,均抑郁而亡,我的丈夫不堪债务压力,离家出走,再不回还,我的家庭更陷入债台高筑的境地。如今我孤儿寡母,生活维艰,谁来为我负责,谁为弱女子做主?孙令杰书记,你更不会想到,你的无偿赠送人包培生后来成为了非法采矿罪犯吧?他无采矿许可证,非法盗走了蒙阴县坦埠镇一座价值数亿元的矿山,他是彻彻底底的盗矿犯,他为了自身私利,让国家利益、人民利益蒙受了巨大损失,而你把我合法承包的矿山无偿赠送给一名罪犯,你出于何种目的,如果背后没有什么交易,任谁会相信。

  举报非法采矿,遭遇层层保护伞,谁为国家利益受损负责

  2013年6月,我到蒙阴国土局举报包培生无证开采盗取我承包区的矿石,在此期间我书面实名和本人亲临现场举报,要求国土资源局马上制止包培生的非法盗采行为,国土局的人说此案数额巨大已移交县公安局。我到县公安局询问,治安大队长李海涛说案子正在侦查中,我说包培生没有开采证,炸药是谁给的,李海涛说是有领导打招呼,我才批给他的,现已经十天没给包培生炸药了(我有录音录相为证)。此时包培生正好进来要炸药,李海涛让他出去等会,李海涛为包培生非法盗采矿石提供了7年炸药。2015年2月,我到临沂市检察院、公安局举报孙令杰、李海涛保护包培生非法盗采矿石抢夺我矿区后,包培生两次到日照找我,威胁说我上下都有人、有关系不怕你告,你再不老实就弄死你全家。2018年1月,我向公安厅扫黑除恶办公室举报,公安局调查发现包涉案数额巨大,2月24日查封开采现场,3月2日包被刑拘。3月 27日包培生被取保后又多次盗走已开采的石粉、石子价值1千多万。

  有几位好心村民劝我说你别告了,包培生势力大上边有人护着,之前有个小伙在矿区拉点毛石回家盖房子,包培生指使手下把那人腿打断给钱了之,你一个弱女子斗不过他,当心他要了你的命!

( 包培生盗走了一座山,有图为证 目前某些部门为了推卸责任,对矿山正在进行修复中 )

  2018年8月1日晚,包培生组织挖掘机、装载机、十多辆运输车到矿区盗抢矿石,我现场抓拍到大批运输车辆运输视频及图片,报警后因包有后台支持,仍肆无忌惮的往外运输。8月14日我去堵截运输车辆,派出所出警未处理。我到刑警队找高树亮队长告包培生取保期间盗抢矿石,9月2日,包培生再次被刑拘,9月16日,正式批捕; 2019年1月4日,包培生又被释放。

  2020年4月25日,包培生派十几人7辆车再次到矿区盗抢石粉,我拨打110报案称有人在坦埠镇东河南村矿区偷矿石。坦埠镇派出所出警,开始态度认真,后办案人接了个电话,态度就冷淡了,没有控制犯罪嫌疑人,只扣押了作案车辆,也未作笔录。现场有包培生的团伙成员包西玉指挥。非法盗采矿石长达七年之久,一座山几乎被采完,包培生仅仅被判了几年缓刑,这背后怎能没有猫腻。

  我给坦埠镇王所长打电话问为什么不做笔录,不控制犯罪嫌疑人,他说案子移交给镇政府了,刘书记(是指坦埠镇政府刘德柱书记)让他查,他就查,刘书记说不查,他就不查。然后这个案子到现在也没有处理结果,作案车辆和作案人都是现场抓获,又马上放了,后把盗抢案交给镇行政执法中队处理,之后就不了了之了。

  在艰难的维权之路上,我已经倾家荡产,丈夫含恨离世,我合法承包的生产经营场所不能正常开展生产经营,更不敢去。在蒙阴我可以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投诉无门,申诉无路,我只能将我所承受的冤屈以及国家利益遭受损失向新闻媒体倾诉,消费日报先后两次对包培生非法采矿一事进行了曝光,一次是2020年9月29日,题目为《山东蒙阴县国有资源被盗采九年》、一次是2020年11月24日,题目为,《山东临沂蒙阴县丢了一座山,谁应该为此承担责任》。记者采访我的时候,我曾经给记者这样说过:“蒙阴县丢了一座山,国家利益、人民利益遭受巨大损失,守山的职能部门多个,竟无一人承担失职的责任。首先是属地政府和蒙阴县自然资源局,是管理主体,更是责任主体,作为人民群众的守山人,丢掉了一座山,他们难道一点责任都没有吗?其次,对于炸药的使用,偷走一座山,至少需要千吨炸药,是谁批的?是以什么理由批的?为什么会批这么多?有领导解释说,炸药是批给了合法的两个小矿山,包培生属于挪用,那么请问,包培生的两个小矿山需要每年批那么多炸药吗?还有对于包培生的偷盗惩罚,怎么会适用缓刑?取保期间,还去盗采矿山,我现场投诉之后,公安机关再次把他刑事拘留,他属于屡教不改,依法应该另立新案,罪上加罪,累犯怎可以判三缓五收场?累犯又怎可以一次次取保?如果没有一次次的取保,怎么会有一次次地偷盗!”

  而曝光之后又怎样?还是不了了之。可想而知,一个盗采矿山的罪犯,他背后的保护伞该有多强大呀!

  尊敬的王书记,我知道你日理万机,每天有处理不完的事情,可我一个弱女子,真的是无路可走了。再次跪请您为民做主!再次跪请您拯救我们孤儿寡母于水火之中!
  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free-6176673-1.shtml
  声明: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向作者提问